“情趣體驗師”是干什么的?

11月7日晚,在廈門“草莓音樂節”展覽現場一則20萬年薪招聘“情趣體驗師”的信息引來了諸多爭議。記者看到招聘場所是一個外表看似方正的屋子,里面配備了圓形水床等多種道具,引來眾多年輕人好奇的目光,紛紛走進一探究竟。
前幾年聽說酒店招聘試睡員,由于“睡”在中文里有多層意思,一開始被蒙上了曖昧色彩,其實是一點“色彩”也沒有的,只是體驗酒店的服務、環境等質量而已。而20萬年薪的“情趣體驗師”,字面上比“酒店試睡員”高雅,實際上反而與“睡”的某種意義密切相關。若問筆者怎么看出來的?也是好在報道最后的一句話:“近年來,該行業的市場總額不斷增大,70%以上的成人用品產自中國大陸,大批網友通過網絡購買相關產品,年增長人數達3000多萬。”
要不是這句話,招聘方負責人所謂的“情趣體驗師的這個崗位本身是非常難的”,“沒有人第一個吃螃蟹,那么誰來試”,人們怎么會想到,這是高薪聘請試用成人用品的“情趣體驗師”?
成人用品對滿足特定人群的實際需要,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當被冠以“情趣用品”的時候,也成了追求“情趣”的成年人的“玩偶”。然而,是不是因為是工具,就失去了“性”的私密性?像五金店里的螺栓螺母一樣公開展示?這個問題在專門的成人用品展示會上,就已經引發過爭議。如今,還要公開招聘“情趣體驗師”,讓人難以想象,“情趣體驗師”是干什么的?
這當然是明知故問。既然是“情趣用品”,肯定是可以用的,好用不好用,也是要經過體驗的。那么,私密到不能再私密的“情趣用品”,為何要高調聘請體驗師?屬于婦女必備生活用品的衛生巾,盡管一代又一代更像,想必也是通過體驗的,怎么就沒有聽說它們聘請體驗師?只是默默地“加大加寬”,“超薄絲滑”?可能就是因為這個“體驗”過程也是私密的。
現在倒好,類似的“床笫之事”竟放到了大庭廣眾之下,配備了圓形水床等多種道具,就是等“專業人才”來體驗。這究竟是在招聘人才還是吸引眼球的廣告?有觀眾認為,“不是很正常嗎,就商品寫一些自己的用后感,然后普及給大家,挺好的,我覺得還不錯啊。”不知招聘方是不是這個意思?如果真是這樣,所謂的“專業人才”究竟是什么標準?是在體驗中獲得專業還是本來就有這種專業?20萬年薪能寫出多少“用后感”?商家會傻到花20萬可能只買到一個“爽”字?
這無非是一場沒有底線的炒作。因為,這根本不是在招聘“情趣體驗師”。招聘方自己也承認,“對于我們企業來講,情趣體驗師的這個崗位本身是非常難的,因為很多中國人會覺得說,情趣,我要怎么跟爸爸媽媽講”。豈止是“我要怎么跟爸爸媽媽講”,當這種“體驗”成為一種職業,與國外的成人影視演員,就差了與真人互動的區別了。招聘方聲稱“所以如果不用高薪來吸引他們的話,他們可能很難打開這個想法”,簡直是厚顏無恥。
“情趣體驗師”是干什么的?成年人心知肚明,無師自通。而招聘方只是用“情趣體驗師”這個“擦邊球”,在為自己的產品做了一個惡俗的廣告。當然,應聘者肯定會有,但一旦入行,就不知有本事能拿幾個20萬?

想要了解更多情趣用品,如:充氣娃娃跳蛋按摩棒等成人情趣用品知識,想要了解更多關注情趣吧http://www.playtoyclub.com/